當前位置:首頁 » 招商投資 » “盛景說天下”――承德避暑山莊

“盛景說天下”――承德避暑山莊

發布時間:2018-03-25 21:24:54 發布單位:政府辦 浏覽量:43882 【字體: 打印

 承德避暑山莊始建于1703年(康熙四十二年),曆時89年建成,康熙、乾隆皇帝各題名36景,史稱康乾72景,72景外尚有一百餘景,園内共計184景。避暑山莊占地564萬平方米,其以西北山區、東南湖區、北平原區之形狀地貌構成了中國版圖的縮影,融南秀北雄為一體,集全國名勝于一園,是世界上現存最大的古代皇家園林。



  

  避暑山莊的主人――清康熙帝,數巡江幹,兩幸秦隴,知南方之秀麗,明西土之殚陳,偏偏選在承德置辦如是一處滿清“吉宅”,或許有他不足說與外人知的道理;可我想告訴你,當我為了逃離酷暑躲進這處帝王的“吉宅”,是因為她不僅讓我身感無暑,更令我心生甯靜。

  無暑而清涼

  承德地處燕山腹地,夏無酷暑,冬無嚴寒,每年七月份的平均氣溫僅有24℃,加之避暑山莊内山林覆蓋,湖水環繞,八分青山就阻隔了鬧市裡的熱浪,一分綠水更消融了繁華中的嘈雜。

  清晨,由麗正門入山莊,适逢昨夜的一場雨,踏着被雨水打濕的石闆路,沿宮殿區一路前行,過萬歲照房,便是皇帝的寝宮――煙波緻爽,是為康熙三十六景第一景,此處“四圍秀嶺、十裡澄湖、緻有爽氣”,故得名“煙波緻爽”。風吹下殿檐上未幹的雨滴,是一襲帶着松脂香的清涼。出岫雲門是康熙三十六景第八景――萬壑松風。回溯當年,康熙于萬壑松風殿内讀書練字、接見官吏,常攜孫兒弘曆陪侍身旁,示其章句,賜其芳饴,日後弘曆繼位,因感念皇祖恩遇,為此殿題匾“紀恩堂”。行至回廊,在蔽日的松樹間,循石階而下俯臨湖面,正念想着帝王的祖孫親情,迎面已是湖區的清涼水汽。順湖區東線而行,是乾隆三十六景第八景――水心榭,石橋之上置榭三座,榭亭皆有矮廊相圍,坐在廊椅上,任憑清風吹拂着發梢,遠處是青山滴翠,眼前是綠水含煙。如畫一般的景緻,如詩一樣的心境,所有盛夏的燥熱就這樣化解于一方無暑的園林。

  心靜而夏爽

  讀過餘秋雨先生《一個王朝的背影》,就一直向往走進這座帝王的“吉宅”,将個不羼雜的清朝一窺究竟,不止窺其園内美景,更窺其留下的故事與傳承的文明。

  水心榭北行,過橋有島,名月色江聲島,島上幾進四合院式古建築,康熙題額“月色江聲”。月色江聲其名取自蘇東坡前、後《赤壁賦》“月出于東山之上,徘徊于鬥牛之間,白露橫江,水光天接”,“江流有聲,斷崖千尺,山高月小,水落石出”的意境。如若可以,當皎皎白月映于溶溶湖水,山莊萬籁俱靜之時,可聽下湖之水漫過榭亭水閘,猶如江濤之聲,此時是真的身臨了《赤壁賦》中的畫意詩情。順湖區東線沿湖而行,金山以北是康熙三十六景第二十三景――香遠益清,這雅緻之名出自北宋周敦頤《愛蓮說》,“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遠益清,亭亭淨植,可遠觀而不可亵玩焉。”隻是如今,不同于作者“蓮之愛,同予者何人?”感歎的是,園内愛蓮之人比比皆是,争相以手中的相機去定格蓮之高潔。湖區再往北,是園内平原區,在平原區西南角是康熙三十六景中的最後一景――水流雲在,不過是一處方亭,其名深得我心,想起了詩人杜甫的一句“水流心不競,雲在意俱遲。”置身于謙和而甯靜的園林之中,感懷着詩人淡然物外的心境,也就此放下了世俗繁雜的心事。當浮躁得以沉澱,才發現原來本是風清夏爽。

  之于我,這避暑山莊就如同讀不厭的書卷,細細品讀,細細回味,一山一石、一草一木、一匾一額、一亭一閣的背後都是百年的傳奇故事和智慧哲理,她以盛景述說天下,她以文明飨宴遊者。(王博)